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甘肅政法網(wǎng) 今天是 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

檢察日報丨工傷認定引發(fā)“難斷”的官司——甘肅慶陽(yáng):實(shí)質(zhì)性化解一起行政爭議

來(lái)源:檢察日報 責任編輯:張曦云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12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2024年6月11日,檢察日報法治新聞刊發(fā)《工傷認定引發(fā)“難斷”的官司——甘肅慶陽(yáng):實(shí)質(zhì)性化解一起行政爭議》。



“剩余的補償款已經(jīng)收到了,我們心里的石頭落了地。您說(shuō)得對,我們是時(shí)候放下過(guò)去向前走了……”日前,米某(已故)的妻子任女士給甘肅省慶陽(yáng)市檢察院辦案檢察官打來(lái)電話(huà)。


工傷難以認定

多方爭議不斷


今年1月底,任女士來(lái)到慶陽(yáng)市檢察院“馬錫五式檢察工作室”,反映自己丈夫米某的工傷認定遭到不公正對待。


慶陽(yáng)市檢察院檢察官進(jìn)一步了解后得知,2022年3月14日,慶陽(yáng)市某職業(yè)培訓學(xué)校汽車(chē)教練員米某在員工宿舍突發(fā)呼吸心跳驟停,經(jīng)搶救無(wú)效死亡。案發(fā)后,當地派出所組織雙方調解,培訓學(xué)校在先行支付5萬(wàn)元喪葬費的基礎上,表示再支付55萬(wàn)元死亡賠償金,但米某家屬提出了216萬(wàn)元的賠償數額。因雙方對賠償金數額的分歧過(guò)大,調解工作無(wú)果。


2022年3月25日,米某的家屬向慶陽(yáng)市西峰區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。同年6月,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,認為米某在宿舍發(fā)病后經(jīng)搶救無(wú)效死亡,不屬于《工傷保險條例》規定的“在工作時(shí)間和工作場(chǎng)所內,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”,或者“在工作時(shí)間和工作崗位,突發(fā)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(shí)之內經(jīng)搶救無(wú)效死亡的”情形。米某家屬申請行政復議,西峰區政府作出維持人社局不予認定工傷決定。


2022年9月,米某家屬就此提起行政訴訟,一審法院判決駁回訴訟請求。隨后,米某家屬上訴至慶陽(yáng)市中級法院,法院經(jīng)審理后認為“工作場(chǎng)所”不僅僅是“工作崗位”,還可以是對工作地點(diǎn)范圍的進(jìn)一步拓展,并且需要進(jìn)一步明確米某死亡時(shí)是否在履行崗位職責。2023年6月,慶陽(yáng)市中級法院裁定撤銷(xiāo)一審行政判決,發(fā)回重審。


一審法院再審后認為,員工宿舍應認定為工作崗位的合理延伸,在宿舍突發(fā)疾病應認定是在工作崗位突發(fā)疾病。2023年12月,一審法院判決撤銷(xiāo)西峰區人社局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,責令該局對原告工傷認定申請重新作出認定。西峰區人社局于今年1月5日提起上訴。


“檢察+N”糾紛調處

解開(kāi)法結心結


“案件再審后,人社部門(mén)、政府及案涉駕校均提起上訴。經(jīng)過(guò)一審、上訴、發(fā)回重審后再上訴,米某是否屬于工傷仍未得到認定,案件歷時(shí)兩年多又回到原點(diǎn)?!睉c陽(yáng)市檢察院副檢察長(cháng)陳春芳介紹,案涉駕校也希望檢察機關(guān)發(fā)揮法律監督職能,幫助雙方化解矛盾,讓雙方能盡早回歸正常經(jīng)營(yíng)和生活。


為依法妥善化解這起行政爭議,維護米某家屬合法權益、保障企業(yè)正常經(jīng)營(yíng),在詳細了解案情后,慶陽(yáng)市檢察院與法院、人社、公安等部門(mén)加強協(xié)作配合,與爭議雙方當事人多次溝通,制定系統性矛盾化解方案,決定運用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的“檢察+N”糾紛調處模式,開(kāi)展行政爭議實(shí)質(zhì)性化解。


今年2月,檢察機關(guān)發(fā)揮工商聯(lián)、企業(yè)家協(xié)會(huì )更便于對接企業(yè),人大代表、政協(xié)委員更便于接觸群眾的優(yōu)勢,邀請相關(guān)人員通過(guò)座談、走訪(fǎng)的方式與雙方當事人面對面溝通。


“現有證據表明,米某當天下午并未按學(xué)校規定給預約學(xué)員上課,而是獨自待在員工宿舍,這導致他發(fā)病時(shí)未被及時(shí)發(fā)現。此外,即便是按照工傷認定賠償,216萬(wàn)元的賠償數額也沒(méi)有相應依據?!背修k檢察官?lài)@爭議“堵點(diǎn)”擺事實(shí)、講道理,設身處地站在米某家屬角度釋法說(shuō)理。米某家屬的情緒逐漸平復,表示愿意接受以補償款的方式與案涉駕校和解。


“悲劇已經(jīng)發(fā)生,矛盾也發(fā)展到非解不可的地步了。只要你愿意,協(xié)會(huì )將主動(dòng)協(xié)調會(huì )員單位給予幫助?!备拭C省人大代表、慶陽(yáng)市企業(yè)聯(lián)合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王新向駕校負責人說(shuō)。面對相關(guān)人員提出的通過(guò)多方力量促成案件和解的方案,駕校負責人表示認可。


多方聯(lián)動(dòng)齊發(fā)力

實(shí)質(zhì)性化解爭議


今年3月9日,慶陽(yáng)市檢察院聯(lián)合該市中級法院,邀請人社部門(mén)負責人、甘肅省人大代表、慶陽(yáng)市企業(yè)家協(xié)會(huì )負責人召開(kāi)座談會(huì ),讓雙方當事人面對面溝通。


西峰區人社局負責人對該案不予認定工傷的理由進(jìn)行了陳述,慶陽(yáng)市中級法院法官結合最高法類(lèi)似案例就該案撤銷(xiāo)不予工傷認定的理由進(jìn)行了闡述,甘肅省人大代表、慶陽(yáng)市企業(yè)家協(xié)會(huì )負責人就死亡補償及調解過(guò)程進(jìn)行了詳細解釋?zhuān)撌袡z察院檢察官則再次圍繞案件事實(shí)和證據闡明事理、釋明法理、講明情理,為當事人解法結、化心結。


最終,米某家屬同意以駕校提供經(jīng)濟補償結束該案的一切訴訟爭議。在法院、企業(yè)家協(xié)會(huì )等多方的助力和見(jiàn)證下,爭議雙方最終在檢察機關(guān)主持下自愿達成補償協(xié)議。


今年3月,慶陽(yáng)市中級法院裁定準許西峰區人社局、西峰區政府、慶陽(yáng)市某職業(yè)培訓學(xué)校撤回上訴,準許米某家屬撤回起訴。5月30日,米某家屬收到剩余補償款。至此,這件因工傷引發(fā)的行政爭議畫(huà)上句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