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甘肅政法網(wǎng) 今天是 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

司法文苑 | 寫(xiě)在司法所

來(lái)源:甘肅政法網(wǎng) 責任編輯:張曦云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06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作者:酒泉市瓜州縣司法局 施亞梅


司法所門(mén)口的樹(shù)已經(jīng)足以遮擋正午的陽(yáng)光,那群爭著(zhù)和我做朋友的小孩都有了自己的伙伴,曾經(jīng)陌生的街道,在踏了千百遍之后,也變得親切了起來(lái),從生硬的“你好”變成“到我家坐坐啊”。世間萬(wàn)物都在變化,逝去亦或生長(cháng)。


剛參加工作,就來(lái)到了司法所。那時(shí)候的我,才二十出頭,厚厚的鏡片也藏不住心中的膽怯。每次開(kāi)展普法活動(dòng),都不敢大聲說(shuō)話(huà),在調處矛盾糾紛時(shí)也是極為小心地聽(tīng)取雙方的訴求,時(shí)不時(shí)地被不合理的訴求驚得扶一下眼鏡,現在回過(guò)頭看看,那時(shí)的自己雖然青澀,但也是在努力成長(cháng)。


司法所的門(mén)口,有一條長(cháng)廊,見(jiàn)證了我所有的時(shí)光。每每成功調解矛盾糾紛,我就獎勵自己一包辣條,坐在長(cháng)廊上,貪婪地享受時(shí)光,那時(shí)的我是驕傲的。我和我入戶(hù)時(shí)認識的小朋友們一起坐在長(cháng)廊上分享彼此的秘密,那時(shí)的我是快樂(lè )的。新的社區矯正人員報到之后,我會(huì )坐在長(cháng)廊上發(fā)呆,思考人性的弱點(diǎn),那時(shí)的我是迷茫的。在加完班的深夜里,月光鋪在長(cháng)廊上,風(fēng)沒(méi)有旋律,那時(shí)的我是疲憊的。


基層工作從來(lái)不是輕松的,尤其司法。意識的轉變是一個(gè)持續而漫長(cháng)的過(guò)程,是自我秩序和法律程序碰撞的過(guò)程。經(jīng)歷過(guò)這樣一個(gè)糾紛,男子來(lái)到司法所,他說(shuō)他的前妻賴(lài)在他家不走,讓我幫忙把他前妻趕出家門(mén),然而經(jīng)了解,才知兩人并未離婚,由于妻子外出務(wù)工半年沒(méi)有回家,丈夫便從“心里”將妻子離了,那種古老的割袍斷義在農村家庭糾紛中依然存在。普法任重道遠。農村的糾紛向來(lái)都是瑣碎的,村頭情報收集站里的大媽會(huì )因信息收集的誤差而爭吵,鄰家大叔會(huì )因耕地邊上道路的寬窄而扯皮,蔬菜店里會(huì )因支付延遲而引起誤會(huì ),這些矛盾的化解往往基于對司法工作人員的肯定,而這肯定是無(wú)數次的入戶(hù)、走訪(fǎng)、交談?chuàng )Q來(lái)的結果。


司法所工作中最難的是兩類(lèi)人員的管理。犯罪類(lèi)型不同,家庭情況、社會(huì )經(jīng)歷不同,需要對每一個(gè)人建立一個(gè)矯正小組,制定不同的矯正方案,再根據日常表現確定管理等級。做有溫度的執法者一直是我們秉持的理念,要時(shí)刻關(guān)注人員的行為動(dòng)態(tài)、心理變化,既要走訪(fǎng)家庭成員,又要走訪(fǎng)所在社區。多半的時(shí)間用來(lái)幫他們重新樹(shù)立正確的三觀(guān)。


年少時(shí)有很多天馬行空的夢(mèng)想,想跨越無(wú)數座山,看不同的風(fēng)景,想吃遍世界上所有的美食,兜里裝滿(mǎn)糖果??稍谒痉ㄋ倪@幾年,我的夢(mèng)想已經(jīng)扎根進(jìn)了這片土地,都說(shuō)見(jiàn)多了世間百態(tài),人也就堅強了起來(lái),可我卻愈發(fā)的柔軟。


“我不相信他,我們就來(lái)司法所了?!边@句話(huà)讓我熱淚盈眶,因為在群眾的心里我是值得被信任的,同時(shí)也讓我心生擔憂(yōu),因為他們看不懂合同里的條款,不清楚其中的法律價(jià)值。曾看過(guò)一則寓言,在大城市上班的兒子為了讓在農村種地的父親有個(gè)好身體,便給父親買(mǎi)了個(gè)跑步機,可父親回到家就已經(jīng)精疲力盡。我不想讓類(lèi)似的事件發(fā)生在我身上,以自己的需求去預想他人的需求,我開(kāi)始不斷總結每個(gè)村現實(shí)情況,走訪(fǎng)村班子、入戶(hù)群眾家中,掌握他們真實(shí)的需求,針對性地制定普法方案,再根據農忙情況,確定宣傳時(shí)間,確保送給群眾的法律知識是他們需要的。


許巍的《藍蓮花》一直是我耳機里的旋律,每個(gè)睡不著(zhù)的夜晚都會(huì )單曲循環(huán)。我追問(wèn)自己,生命的價(jià)值何在?也許在泥土中生長(cháng)得太久,答案竟也是那般的樸實(shí)——轄區人人懂法守法。


司法所門(mén)口的樹(shù)在成長(cháng),門(mén)口玩耍的小孩在成長(cháng),我也在成長(cháng),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熱愛(ài)著(zhù)這片土地!